别让至道学宫“宫主”跑了|学宫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  • 来源:巴林右旗资讯网

  原标题:别让至道学宫“宫主”跑了

  ▲“至道学宫”公众号已被停止使用。图片来自新京报网。

  “至道学宫”被封了,不过萦绕在“学宫”之上的疑云才刚开始被拨开。

  疑云之下,学宫“宫主”白云先生本人,也逐渐现出真身。

  据新京报调查发现,至道学宫公号归上海典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所有。该公司的大股东、法定代表人为姚玉祥。

  而据白云先生曾出版书籍的出版社证实,白云先生即为姚玉祥本人。

  姚玉祥即为白云先生?这一点目前尚无法确证。不过,随着调查深入,绕在白云先生身上的“云”,早晚会被驱散。

  无论是谁,利用至道学宫这一平台,造了那么多谣、骗了那多人,都不能被白白放过。

  至道学宫,有本好生意经

  通过对事实进行无底线夸大,平地自造谣言,吸睛引流,至道学宫吸引了巨量粉丝。据西瓜数据统计,至道学宫的活跃粉丝数达到1800万之众。这在自媒体公号领域是极为惊人的数字。

  靠流量套现,至道学宫收益惊人。例如仅《对新世界体系的预言与展望》一文便获得71648元的收入。

  ▲“至道学宫”在付费阅读收入榜排名靠前。图片来自新京报网。

  至道学宫生财有道,以庞大的粉丝量为依托,一方面他们大笔赚取打赏和广告收益,一方面进行各种线上和线下的商业变现。

  围绕“至道学宫”的是一条系统的吸金“流水线”。例如,至道学宫所属公司,依托至道学宫公号,建立起微信号矩阵,打造出差异化的知识付费产品,推出了系列国民通识教育文化课程。

  他们还把生意做到了孩子们头上,比如,旗下公号“多贝蒙学”面向3-12岁儿童,宣称“以传统文化滋养童年”兜售付费课程和书籍。

  除此之外,姚玉祥旗下的公司,还拓展出文化艺术交流策划、影视策划、代发广告以及教育软件研发、销售与健康养生管理咨询等诸多业务。把流量变现的商业模式玩得风生水起。

  而这“欣欣向荣”“日进斗金”的一切,根底却是建立在造谣、诓骗粉丝的基础之上。

  不能轻易放过“造谣者”

  至道学宫如今被封禁,可谓咎由自取。

  不过,封禁固然给至道学宫带来了损失,但总体而言,至道学宫运营者所付出的代价,与其造谣行为的恶劣程度,与其所获得的庞大收益相比,似乎并不相称。

  而且,凭着至道学宫所拥有的高黏性粉丝群体,以及运营方强大的炒作能力,不排除哪一天,至道学宫会换上一个新马甲重新上阵,甚至东山再起。

  ▲“至道学宫”发布的内容与读者“打赏”情况。图片来自新京报网。

  因而,封禁至道学宫之后,有必要查清至道学宫背后的造谣利益链,让相关责任人付出代价。

  迄今为止,至道学宫造过的谣不少,如称国外把新冠病人尸体“制成冻肉”,做成“人肉汉堡和人肉热狗”等。虽然他更多的文章是在用反智的言论收割智商税,但有些话已不只是不当表达,而已属于谣言的范畴。

  谣言就是谣言。无论治安管理处罚法还是刑法,都对造谣的违法性质做出了规定。至道学宫的负责人是否构成了违法,显然有必要置于法律的透视镜下仔细审视。

  法不容谣。此前许多在网上散布谣言者都曾受到依法规制,至道学宫的运营者造谣行为比不少谣言为祸更甚,他该不该承受与其行为性质匹配的法律责任,也该有明晰说法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长期以来,某些网络营销号造谣泛滥成灾,污染网络空间,有个重要原因是他们违法成本太低了,而这正是某些营销号有恃无恐的底气所在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这类营销号恶意造谣、煽动情绪的做法,也已被纳入了监管射程。此前,炮制《疫情之下的XX国,店铺关门歇业,华人有家难回,XX国华商太难了!!》等虚假文章的薛某就于今年4月3日下午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  这样的依法处理举措,彰显了“法不容谣”的法治立场,也给更多造谣利益链上的人带来警示:作了恶,就不会被轻轻放过——法律不会便宜他们。

  别让至道学宫“宫主”跑了。

  文 | 于平(媒体人)

  编辑: 狄宣亚   实习生:王雪莹   校对:李立军